English  |  电子邮件  | 
莫言老师“我的文学道路”见面会隆重举行

文章来源:       审核人:    时间:2017/12/15  点击次数:   [ 字体:  ]  

本网讯(校记者团:林崇昕 曾嘉韵 姜艺萌)12月15日上午,“我的文学道路”互动见面会在励耘楼A111隆重举行,著名作家、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主任莫言在见面会上与我校师生畅谈并互动。参与此次见面会的领导及嘉宾有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国际写作中心执行主任张清华教授,珠海分校党委书记耿向东、副校长虞立红、党委副书记金洋,珠海分校文学院院长张明远教授等。

见面会伊始,见面会主持人张明远教授带领全场师生朗诵名诗《乡愁》,对我校文学院荣誉院长余光中先生昨天的仙逝进行了深切缅怀。

随后,校党委书记耿向东致辞,代表我校师生向莫言先生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欢迎和感谢。耿向东表示莫言老师的成就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更是北师大的骄傲。希望同学们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并欢迎莫言老师随时来到珠海分校传递师大精神。

校国际写作文学社学生代表张天一进行发言。他向莫言老师表达崇敬之情,并阐述了自己作为新时代新青年对文学的看法与认识。

张明远教授为莫言老师颁发136edf壹定发国际华文文学发展研究所荣誉顾问和国际写作文学社荣誉导师的聘书。学生代表向莫言老师赠送文学院院服。

朗诵环节,来自文学院的吴志良同学和谢梦瑶同学分别朗诵《红高粱家族》的片段和《帕慕克的书房》,声情并茂的朗诵赢得了阵阵掌声。

万众期待的莫言老师分享环节终于开始。初次来到珠海分校的莫言老师发觉学校确实很美:“北师大领导说珠海分校很美,他们说得没错,而且还有所保留。”他对台风“天鸽”对学校植被的破坏感到遗憾,并表达惋惜之情:“六十年的委屈能对谁说,就像风无奈地从缝隙中穿过。”莫言老师同时也即兴作诗一首,对我校未来的环境恢复寄予希望:“乡愁是台风,树冠树枝在外头,树根留在地里头。只要树根留在里头,就不愁大树不出头。”

对余光中先生的逝世,莫言先生深表痛心:“我是余光中老师的粉丝。他对中国古典文学熟到骨子里了,能看到唐诗宋词汉赋的影响,但又像盐溶化到水里一样了无痕迹,这就是他的高明。他对西方文化的借鉴,对中国传统的继承,融合成个人鲜明文学个性。他的离去让所有人都感到悲痛。”

莫言老师强调朗诵是一门艺术,三分文章七分读,“把书唱出来”是一个加强记忆的好办法。谈及文学写作的技巧,莫言老师说:“擅于把不熟悉的生活变成自己的生活,把别人的经验变成自己的经验,也就是文学方面的‘偷’,也是作家的看家本领。”莫言老师表示,读者们把小说里的人物和作家划等号其实是不合理的,读者应该相信作家的虚构能力。“当今形形色色人物,如何让作品变成丰富多彩的打戏,在构建的作品舞台上呈现,就要推己逐人,不断变化自己的心理身份。”

莫言老师直言诗歌写作应当引起重视:“写小说要有耐性,我坐着写一天能写一万七千字,灵感来了便能字字珠玑,笔杆也会赶不上思维。而写诗的过程比写小说更加轻松,语言也要高度精炼,因此要掌握对语言进行冒险,体会从语言顶部到低谷的跌落式快感。”“李白写诗倚马可待,他的诗是喷出来的。挤出来的诗怎么可能比得上喷出来的诗?”

张清华教授认为,莫言和同一代作家铸造了乡村世界农业文明最后的神话,他的所有作品可以集合起来当作一个近代史来读。我们可以从他的作品中看到,从鸦片战争一路走来,中国最广大的乡村人民经历了怎样的文化挣扎、腥风血雨以及爱恨情仇。

互动环节中,第一位同学就“乡土文学应如何在现代社会寻找定位”的问题向莫言老师提问。莫言老师认为,近年来乡村人民虽然在物质与精神层面日新月异,但只要人的内心始终留有自己的故土,乡土文学就永远不会凋敝。第二位同学提出莫言老师文学作品中大量假恶丑的描写令她在阅读时感到压抑,对此,莫言老师表示文学正如生活一样,真善美不一定总会战胜假恶丑,因此,描绘人性中的丑陋残酷更能贴近现实、激发力量。

最后,我校党委书记耿向东与莫言老师互赠纪念礼品。见面会尾声,同学们全体起立鼓掌,欢送莫言老师。

 

摄影:王华璋 黄诗亮 编辑:王华璋